青流即清流

[乖乖点开 爱你]
这里青流,来自西岗大狱的高一狗
如果叫我清流我也会很高兴XD
cp@月圆皎兔
目前圈子只有全职
孙翔叶修王杰希方锐心头好
轮回全员我的爱
一只药粉,期待有一只庙粉来互怼(快闭嘴
最爱七期,我大七期全是酷boy
心疼繁花血景 犯罪组合
cp杂食到不行主磕all翔 all叶 翔叶 喻黄 韩张 双花 林方 双鬼
基本上没有雷
开学缘更(摊手
爱你们♡

这是谁家的大宝贝!!!

想练字www入了彩墨坑感觉在座各位都是大佬(在站的也是!!)

最近活的很疲惫,感觉被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场我不该参与的纷争,虽然这件事与我息息相关(?也不算8)。

有点学不进去,这真的很影响我的三次生活。

我不管反正wza就是最最最可爱的小沙雕(?),大唐四皇子天下第一美男子(对对对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化学课代表的字略丑但是化学课代表略帅!!!!!

年底之前能更新一篇w?之前就码好的翔翔生贺,但是因为被收手机没来得及把手写稿码到手机里。点心大大的生贺也才写了一半emmmm

我可真不是个称职的女朋友(骄傲)

让我来重申一下我们的口号:

“wza是大唐四皇子天下第一美男子化学课代表的字略丑但是化学课代表略帅哼唧哼唧哼唧哼唧哼唧!!!”

哼唧一下表示友好

over


要fong

各位都睡8

还有苏轼的四首词赏析

果断不写

头一次没写完作业还理直气壮

作业比国庆还多

我什么都不想说..

真的

要fong

十二特产:作业大家了解一下!!


王杰希的眼中有万千星辰,左眼一万,右眼…四千

治疗之神盘腿窝在沙发里刷着手机,王杰希捧着个iPad枕在方士谦腿上在看相声。
“杰希杰希你快看这条!!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王杰希双击暂停了相声,皱着眉看着他脸前泛着莹莹光线的手机屏幕。
[“王杰希的眼中有万千星辰,左眼一万,右眼一千。”]
“杰希快让我看看你眼里的星辰!”
“好啊。”
年轻的微草队长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方士谦的手腕,另一只手掀起刘海,静静的注视着他的副队。

王杰希的眼中有万千星辰,左眼一万,右眼…四千。

千里江山

文/青流即清流

(一)
王希孟十多岁入宫中“画学”为生徒,初未甚工,宋徽宗赵佶时系图画院学生,后召入禁中文书库,曾奉事徽宗左右,但宋徽宗慧眼独具:“其性可教”,于是亲授其法。经赵佶亲授指点笔墨技法后,艺精进,画遂超越矩度。①
画技日益精进的王希孟很想画一幅山水巨作,便向徽宗请示希望能够出宫采风。
宋徽宗知道再把王希孟留在身边对他不会有很大的提高,能够出宫对王希孟来说是一个拓宽视野的好机会,于是欣然同意。
徽宗政和二年,王希孟离京。

(二)
王希孟背着数量不多的行李,在到处是花草的山上走着。
好累啊,去找点水喝吧。王希孟想。
找了一棵很有辨识度的曾经被雷劈过的树,把行李藏到烧焦了的发黑碳化的树杈上。王希孟拍拍手,朝四周望去。周围都是山,都是树,看起来荒无人烟,根本找不出一丝烟火气儿。
王希孟很喜欢这里,或者说,是这里符合王希孟作为画家的独特的欣赏风格。
远远望去是一大片苍翠的绿色,此时正是清晨,早上的雾气还没有散去,白茫茫的一片。
嘀嗒的水声渐近,王希孟拨开半人高的草,眼前的景象让他动作一滞。
那是一个极其美好的背影,少女披散着三千青丝,低头细细梳理着。她的前面,是一片湖,周围氤氲着水汽,使少女的倒影不甚清晰,却平添一份朦胧之感。
喉头不自觉的上下滚动,王希孟合拢刚刚拨开的草,慢慢的退出去。
他有点不知所措。

(三)
少女轻轻走出来,看到怔在原地的王希孟,笑了。
她挽着飞仙髻,身着葱白色的襦裙,整个人落落大方。
“你好,我叫江姗。”那个少女浅笑着说。
“王希孟。”他盯着左前方有着一串又一串淡紫色铃铛一样的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姗疑惑,用一种带有试探意味的口气对王希孟说:“所以…我可以和你同行吗?”
王希孟一愣,眼前的少女只不过和他说过两句话而已。
“……”
“可以。”
“不过我在采风,可能会无聊一些吧……”
“没事的,我也就是比较悠闲出来游山玩水而已。”
“那…祝你旅途愉快。”
“你也是。”少女巧笑倩兮。

(四)
王希孟与江姗就这样,慢慢的前行。离京两个月,他们找到了一个很大的村庄。
虽然这个村庄很大,但是却没有丝毫生机。树木处处枯萎,也没有鸟儿梳理羽毛飞行嬉戏。
他们很疑惑,向允许他们借住的村民询问。
“这个啊……我们这里已经大旱三年了……”晒得黝黑,脸上遍布沟壑的年迈大爷陷入了回忆一般,“两个月前,村里有的人在一个岩石洞中发现了一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的预言。”
“说是村庄会大旱三年,然后便会有一位神女来解除诅咒。”
“解除的方法,说是要献出神女的头颅,祭祀山神。”
王希孟看着江姗脸色一变,关切的问她是否抱恙,江姗摇了摇头。
待大爷关上房门后,江姗用一种犹豫的口吻说道:“其实……我就是这个神女。”
“嗯???”王希孟呆住。
“我是这千里江山的灵气幻化而成的神女啊,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解除诅咒而已。”
王希孟心中一空:“那……你就要去祭祀了?”
“是……对不起,让你陪了这么久,结果是这样。”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早点休息吧。”
“还有,谢谢你。”

(五)
“我就是那个神女,我愿意祭祀山神换取村庄平安。”
“你……是认真的?”村长震惊。
江姗一脸坚定:“是的。”

(六)
正午,阳光正好。
江姗一身葱白襦裙,挽着飞仙髻,毅然决然的站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祭台上。风吹着她的衣角。她宛若天上自在的仙女。
她抽出岩石洞中找到的宝剑,架到了自己弧线优美的脖颈上。
剑光一闪,哐当一声,宝剑随声落地。
鲜血顺着伤口流下,和洁白的皮肤一称,格外显目。
像干将莫邪的儿子赤鼻一样,江姗双手捧着自己的头颅,送到了祭台上,然后,倒下。
王希孟眼睁睁的看着江姗从面前倒下,却什么都不能做。
王希孟握紧了拳头。
王希孟忍不住了。
王希孟朝江姗跑去。
可眼前哪里还有江姗的身影,只有一地璀璨的宝石。
他愣住了,没想到江姗真的是神女。
他捡起一颗又一颗宝石,死死的揣在怀中。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七)
“你知道吗,一个三年大旱的村庄因为一个神女的祭祀天降甘霖了!”
“我听说了听说了,那么偏僻一个村庄,现在整得全国皆知!”
……
王希孟左手揉捏蹙起的眉毛,一脸愁容。宫女们的窃窃私语有的时候也太讨人厌了点。
自从江姗去世那天,又过了四个月。
回到皇宫的四个月里,王希孟茶饭不思,一心作画。
“终于好了吗……”
他望着眼前铺开的画卷,眼前渐渐模糊。
一片模糊间,一位身着葱白襦裙,挽着飞仙髻的少女出现了。她略微歪头,右手将耳边一缕青丝挽到耳后。
她微微笑着,说出了些什么:
“您对这片江山的热爱,就由我来传达吧。”

(八)
公元2018年
北京故宫博物院
“师傅师傅,您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一位学徒远远看着那幅名作,激动的对旁边的老者说着。
老者捋捋胡须,缓缓开口:“怎么了?”
“那幅画是用宝石画的啊!”学徒瞪大了眼。
“是啊。石绿,石青,青金石……都是当时难得一见的宝石。”
“可王希孟为什么要用宝石作画呢?”
“这个……谁知道呢?”
老者叹了口气,望向远方。

【END】

摘自百度百科,有删改。①

后记
1.关于王希孟
王希孟二十多岁就逝世了,他极富才华,却英年早逝。
十八岁便画出《千里江山图》的王希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很想知道。
在本文里,我把他描述成一个极富才华,有些纯情,有些责任感,一点点天然呆,还一往情深的少年形象。
王希孟这个天才少年,可以说在完成《千里江山图》后就逝世了。他的死,其实是众说纷纭的。
本文没有写王希孟是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按照我个人的想法,是他思念江姗,悲痛欲绝致死。没写出来的一点原因就是不想让这篇文章太过于悲情。

2.关于江姗
我觉得,江姗这个人物的存在,是为了解除村庄的大旱诅咒,也是《千里江山图》能够完成的原因。
她一身葱白襦裙,挽着飞仙髻,是宋代     仙女的装扮,初遇王希孟到自刎,都是如此。暗示了江姗本就不是寻常凡人,她是这千里江山的灵气所幻化出的神女。
她为了生而生,为了死而死。
文章倒数第二部分,江姗又出现在王希孟的眼前,她还是在微微笑着,向王希孟说出这句话。
“您对这片江山的热爱,就由我来传达吧。”
自始至终,江姗都是笑着的,她不会抱怨自己的命运,全然接受,是她的选择。

3.关于《千里江山图》
这幅画作的艺术造诣极其高超,但是否是王希孟所作,我们还不得而知。
《千里江山图》是王希孟思念江姗所作的。文章最后一部分,是2018年北京故宫博物院里发生的一个场景。年迈的导师带着年轻的学徒参观,偏偏《千里江山图》和他产生了共鸣。
现代人当然不知王希孟为何要用宝石。
是因为对江山的热爱啊。
是因为对江姗的热爱啊。
他把江姗留下的宝石用到画作上,大概是为了看到它就像见到江姗一样吧。
这些江姗知道吗?
大概会吧。

4.关于本文
本篇文章就是我创作出来的一个茶余饭后无所事事时看的睡前小读物(???)。
剧情很扯,文笔也不够细腻流畅,但是为了能更好的完成这篇文章,我查了许多资料。
查的资料越多,就觉得越对不起王希孟和《千里江山图》,他们明明那么好,却被这样一篇说不上是文章的东西束缚了。
感慨很多啊,却不知道从哪下笔,于是匆匆写了一篇看起来很正经的后记,算是送给自己的大长评,也为可能看不懂我乱七八糟的描述的小可爱们解读一下8(虽然是很浅显的啦)。
觉得写的很乱,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要劳烦捉虫惹!!
TAG就打“BE”8觉得其他的TAG对不起他们。
没有亵渎古人名画的意思,要是觉得接受不了就出门左拐8谢谢鸭|ω・)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听我这个一百零八线小透明BB这么多。

PS:本来想借梗《哑舍》写王希孟其实没死,但是想来想去写不出这种感JIO,所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鸭!














请叫我整点杀手w
和姬友聊天基本上每次都是差一分钟整点.
在想是不是哪里得罪了新杰()

前几天梦到我居然更新了!
震惊!!
于是我心安理得的吃起了太太们的粮!!!
反正我已经更新了
(危险言论)

最近好忙啊...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不
十二选社团是真的慢,不像人家辽附 @月圆皎兔
你不是说要我写原创吗..十二×辽附拟人怎么样ฅ ̳͒•ˑ̫• ̳͒ฅ♡

继续bb

大概国庆会掉落1-2篇,虽然要上四天课[大声bb]
有10+有大纲的脑洞然而并没有时间码出来orz
心疼自己

觉得自己有非常非常可怕的拖延症,而且一拖就是hin长时间w
以后再忍不住乱逛老福特就拿着作业逼自己去码字
毕竟码字总比写作业开心(手动再见)

还有一堆作业
(再次手动再见)

突然特别特别喜欢修仙(难道以前不喜欢吗)
修仙使我快乐
上课睡觉使我快乐

没话可bb了
滚去写作业()

[翔叶]非你不可

    •轮回企鹅翔×兴欣仓鼠叶
  •ooc预警
  •有大量私设
  •是的是的仓鼠是老叶不是莫凡(傲娇脸)
  ——————
  窗口吹进来丝丝微风,吹动着白窗纱轻轻摇曳。阳光从它的间隙中落下,白色的光影撒到了依偎在床上的二人身上。
  其中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口中喃喃,好像还流了点口水,看起来睡得很香甜。修长有力的胳膊搂着怀中之人,长长的腿和几乎半个身子都压在他的身上。
  这个金发少年名为孙翔,是轮回战队的一员,而他怀中的人则是兴欣战队前队长叶修。
  此时已是清晨,叶修醒了有好一会儿了,但他没有起身,怕惊扰了孙翔的美梦。他呆呆的躺在孙翔怀里,搂着一只玩偶,很是煎熬的消磨着时光。
  他把那只玩偶从怀里扯出,用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戳弄着它。
  灰毛覆盖了这玩偶身上的大部分面积,而肚子上则是一层雪白的软毛,看起来非常喜人。但是这仅仅是玩偶的外套,外套包裹着的人有着金色中分头发,澄澈的蓝色眼睛。
  是的,叶修戳弄着的玩偶就是孙翔的周边。轮回战队因为受到粉丝们对队员们“轮回企鹅教”的爱称的启发,做了一套轮回全员企鹅玩偶周边,并给几位队员一人一套。
  孙翔对这周边并不感兴趣,反而是叶修觉得这个很有意思。
  于是叶修就把孙翔的周边单独拿了出来,走到哪抱到哪,连抢野图Boss的时候都让它坐在怀里。而其他的周边就没那么好运了,早就被叶修封印在柜子里不见天日。
  孙翔对此毫无异议,甚至让叶修去兴欣公会拿了个战法小号帮他一起抢。伤心一枪和神说要有光一起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斩杀来敌。
  想着想着,叶修不禁轻笑出声。
  “你干什么啊叶修大早上的扰民,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呢。”孙翔移开了叶修身上的胳膊和腿用手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昨天晚上抢完野图你居然还能那么早醒。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叶修见孙翔已经醒了,松开玩偶转身抱住孙翔用脸轻轻蹭着孙翔的领口:“还不是因为有翔哥帮忙特别轻松。”
  “切。”孙翔吐出了一个音节,配着满是红晕的脸让他的话看起来特别没有信服力。他知道每次叶修有意逗他的时候都称他为“翔哥”,这种称呼如果是刚到嘉世时的孙翔听到会非常受用,但是在轮回的孙翔知道这分明是在调侃他。
  但是孙翔怎么可能自己认输呢,他可知道他家这只嘲讽力max的老狐狸最喜欢看他吃瘪的样子,而他偏偏就不给他看!想想叶修一脸失望的表情孙翔憋不住笑了出来。
  叶修看着他的企鹅躺在床上单手捂脸浑身颤抖笑得像手机振动时的样子,知道他画风清奇的脑回路又和常人不同顿时感到超级无奈。
  “叶修大大,走啊,翔哥带你去买东西吃。”孙翔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出手就先丢了气势,很快稳住阵脚。
  “不去不去,点个外卖不行吗,哥还要玩荣耀呢。”
  “谁家一早上就订外卖,叶修你要懒死啊。”
  孙翔向叶修丢了一个白眼拽着他起身换衣。事实证明一米八五经常锻炼的孙翔很容易就将不停抵抗着的宅家打荣耀的叶修制服,逼着叶修穿上他给买的衣服,出了家门。
  当两个联盟酷boy戴着墨镜出现在超市的时候吸引了一堆人的目光,毕竟没有什么人会戴墨镜去购物。大家还觉得二人仅仅是眼熟并没有认出他们的时候,人家买完东西开始往家走。当众人想起他们是谁开始懊悔没有上去要个签名的时候,孙翔和叶修已经到家了。
  叶修一进家门就瘫到了沙发上,催促着孙翔:“累死我了。你快去做饭。”
  “好好好,以后要带你去运动了。看走几步路把你给累的。”孙翔摘下露指手套把手放到叶修的头上胡乱摸了几下,走进了厨房。这可能是孙翔对叶修独特的宠溺。
  不管叶修在客厅哼哼唧唧的小声抱怨,孙翔撸起袖子开始做早餐。
  他先把生菜洗净控水,然后选了一把略微锋利的刀将面包切成厚片,香肠切花刀。点燃煤气不加油将面包煎至金黄取出,再加了一点油放入煎蛋模具,敲碎两个鸡蛋于模具中,再放入培根和香肠,小火慢煎。这个时候他把煎好的面包和控干水分的蔬菜摆到盘上,冲了两杯燕麦牛奶。锅中的鸡蛋刚刚煎好,蛋清白嫩蛋黄没有完全熟,隐隐有要流动的迹象,香肠也散发出香气。将这一切都摆盘后他放了一小碟生抽。接着就带着早餐和筷子来到客厅把它们放到了桌子上。
  孙翔拍了拍手,想要拍掉臆想的灰尘。他转过身准备喊叶修吃早饭,结果眼前的景象让他顿时一懵。
  叶修翘着二郎腿,支撑的腿在上下抖动,一只手擎着一大把瓜子,另一只手将空掉的瓜子壳扔到桌子上。一袋开了大口的瓜子被放在不远处,几颗瓜子不经意间掉到了桌子上。
  见孙翔愣愣的看着他,叶修很是猥琐的一笑,接着就向孙翔扔出一颗瓜子:“看招!疾风手里剑!”
  被那招“疾风手里剑”砸到眉心的孙翔回过了神,看着叶修在“啧啧爆头,为什么散人没有巴雷特阻击。”的摇头遗憾,脸色不禁黑上几分。
  这只仓鼠叶最多三岁,不能再多了,孙翔心想。
  于是翔四岁提着叶三岁的领子,把他揪到餐桌旁的椅子上。
  “别闹了,快吃。”孙翔低垂眼眸喝着透明玻璃杯里的燕麦牛奶,阳光洒下,长长的睫毛形成了一片阴影。
  这一顿饭孙翔看起来没有什么食欲,他戳弄着面包用筷子扎了两个洞举着吃,边吃边看着叶修。
  叶修虽然吃了很多有些油腻的瓜子,但看起来依旧很饿。
  “喂,叶修。你吃那么多瓜子还能吃的下去啊?”
  “嗯?”狼吞虎咽着的叶修听到他家企鹅的问题连忙抬头,“有点饱了,但是这是我们翔哥做的,不能浪费啊。”
  孙翔看着对面笑得眼睛弯弯的叶修,叹了一口气,又摸上了叶修的脑袋。
  这哪里是老狐狸啊,这分明是小仓鼠。
  是企鹅翔的仓鼠叶。
  这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人。
  非你不可。